分集剧情选择:(剧情已更新到37集,共44集)

江河水第37集剧情解国庆突然反悔拒绝合作丁槐剑走偏锋对抗江河

  丁槐盛情款待解国庆,他处处站在解国庆的角度说话,并大肆夸赞了他一番。寒暄了一番后,丁槐就直奔主题,他想撬江河的墙角,让解国庆跳过江河和他们丁氏合作。丁槐为了打压江河,不惜花大血本。

  于凤丽已经接受了江河,而卢市长还心存芥蒂。卢茜劝江河想办法去讨好卢市长,尽快答应他们的婚事。沈奕巍突然跑来参与他们的话题,催促他们抓紧时间办事。

  秦海涛让秦池想办法阻止江河和长鼎的合作,秦池本来就不愿江河成功,他嘴上说着支持江河的工作,私下却处处给江河使绊。秦海涛告诉秦池,他带欧阳建去了卢市长家,欧阳建一不小心打破了卢市长家的花瓶,又去古玩市场又买了一只还了回去。而那只花瓶和当初孟建荣送给秦池的一模一样。

  东江港机厂的陶厂长告诉沈奕巍,解国庆最近一直在回避他,他担心合作的事出了问题。沈奕巍决定和陶厂长亲自去一趟长鼎港机厂。此时的解国庆正和丁槐谈合作,他认可丁槐给出的条件,但他也要给江河一个交代。丁槐告诉他他和江河之间并没有签协议,现在就是反悔也不为过。

  沈奕巍在长鼎港机厂见到解国庆的秘书,他一口咬定解国庆去了外地出差,可是沈奕巍却在停车场看到了解国庆的车。他猜测解国庆是故意躲着他们。

  丁槐最近总是感觉头晕,医生建议他去医院做个全面检查,丁槐却不以为意。医生只能私下提醒欧阳建,平时多关注丁槐的身体,不要让他太操劳。欧阳建建议让丁薇薇回来帮他·参加竞标。

  欧阳建把丁槐的身体状况告诉丁薇薇,劝她回来帮忙。

  沈奕巍告诉江河最近解国庆总是对他们避而不见,他们之间的合作可能出了问题,并说他在停车场看到了丁氏集团的车,他们推测丁氏集团正插手此事。

  赵达夫催秦海涛动用售煤款,秦海涛却告诉他现在这笔钱根本就无法动用,当时密码是由方秋萍保管,现在她死了,他也不知道密码,根本就不能擅自动用。赵达夫急坏了,大骂方秋萍死了也要连累他们。

  丁槐让伊娜帮助丁薇薇参加竞标,丁薇薇见到她很意外。丁薇薇想了解丁槐和长鼎合作的初衷,丁槐却不愿坦诚相告,只说他们的首先还是山崎,长鼎只是备选。

  沈奕巍锲而不舍,非要见解国庆一面,解国庆推脱不掉,只说一些场面话来敷衍他。沈奕巍不是笨人,他看出解国庆的犹豫是因为有了更好的合作伙伴。解国庆如实相告,丁氏集团提出溢价三十倍收购他们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他无法拒绝这个诱惑。

  伊娜告诉丁薇薇秦海涛就是金印收藏人黄金印的外孙,丁薇薇得知这个消息很意外。

  秦海涛试着登陆他们海外的网银账户,却不知这个账户已经被警方监控了。

  江河召开董事会商议和长鼎合作的事,随后秦池就把消息透露给丁槐。丁槐给解国庆开出了更加优厚的条件,江河无法说服解国庆和他们签约。

  沈奕巍猜测他们内部肯定出了内奸,所以丁槐早就知道了他们的条件。沈奕巍第一个怀疑的就是秦池。他早就看透了秦池的为人,每桩事他都参合一脚,最后他却总是安然度过,他根本就不信秦池是无辜的。

  丁薇薇和丁槐越来越无法沟通,他故意向丁薇薇瞒了长鼎的事,让她去参与竞标,却不把实情告诉她。

  江河告诉卢茜,丁槐为了阻止他和长鼎合作,不惜花重金,这样做也只是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江河现在和丁薇薇是竞争对手,他实在不便向她询问。卢茜建议干脆去调查以前和丁氏合作的企业。

  丁槐告诉丁薇薇,他就是想断江河的一条手臂,丁薇薇劝他不要剑走偏锋,应该公平竞争。丁槐却认为江河退股对他来说是莫大的侮辱,他忘了是自己用了灰色手段签下合同,导致江河对他们失去了信任。丁槐现在就是要和江河对抗到底,哪怕付出再大代价,也在所不惜。丁薇薇无法说服他,感到很沮丧。

  沈奕巍打电话告诉江河,解国庆决定和丁氏签约,他实在不甘心,想再做最后一次努力。江河和卢茜一起查和丁氏合作的企业,这时江母打电话通知他,让他找个时间上门提亲。

本文系剧情吧原创,未经许可请勿转载!转载许可